台灣:背英文字典的經驗談 
作者:顏擇雅


在我個人經驗裡,學英文最難的就是ABC。這麼說沒人相信,但我不是在說笑。因為天生不能分辨左右,到今天我坐計程車還常把「請右轉」講成「請左轉」。也讓我小時候學寫注音、數字、字母、漢字都吃足苦頭。不用說,我在中低年級的作業與考卷都很難看,不只我自己塗改得髒兮兮,老師揪出的錯字也很多。


 


這種「ABC比動詞變化難、ㄅㄆㄇ比唐宋古文難」的學習經驗教導我兩件事:一、人只要有了某種知識或能力,就很難理解沒有這種知識或能力的人到底問題在哪裡。天生能分辨左右的人,根本不能想像我為了不把「上」或「下」寫左右顛倒,曾做過多少惡夢。二、遇到很難的事,只需要問自己三個問題:「可用時間克服嗎?多少時間?花這個時間值不值得?」我當年如果不是花超多時間,把「上」與「下」學好,後來就沒辦法享受到造句作文的樂趣了。


 


許多專家都呼籲,學英文應該多閱讀,而不是背字典。代表作是洪蘭二○○五年發表於聯合副刊的〈背字典還是讀小說〉(收進《見人見智》一書)。我很好奇,這些專家是不是英文很好,而不知道英文字彙不足的痛苦?當年我念大學時,並不知道背字典有什麼不應該,就曾經花一整個暑假做了這件專家大大反對的事。辛苦嗎?比起小時候學ABC,我覺得背字典並不辛苦;更棒的是,背完後,讀起經典小說、《時代》、《經濟學人》就變得好輕鬆。不像ABC,學完了離任何樂趣尚有十萬八千里。


 


洪蘭說:「與其苦背字典,不如把背生字的時間去看一些經典小說。」以我當年二十歲的字彙量,這建議簡直「何不食肉糜」。讀報紙都讀到天亮了,怎麼讀經典小說?何況,我從前是囫圇吞棗過許多經典小說的。洪蘭覺得這樣才愉快,我卻很不愉快。第一,頁頁都要查好幾個生字,等於邊讀邊撞牆壁。第二,這樣下去一定會偷懶,養成不查生字的習慣,不懂裝懂,讓理解和樂趣大打折扣。第三,即使查了生字,沒抄在隨身本裡複習,一定忘掉,下次又要再查。如此多年我才痛定思痛,問自己:「可以用時間克服嗎?多少時間?花這個時間值不值得?」答案是值得,我就背字典了。這是一勞永逸。


 


哪些英文生字值得背?


 


英文的一大特色是文法單純,名詞無分陰陽,動詞、句式變化都較少。學英文要到「辭達」的門檻,比其他西方語文都容易。另一特色卻是單字奇多,原因是血統奇雜。中世紀的英格蘭講日爾曼語,一○六六年被諾曼第人征服就引進大量法語,後來英格蘭陸續兼併了威爾斯、愛爾蘭、蘇格蘭,這些地方都講凱爾特語,學術界則到十八世紀仍使用拉丁語。大英帝國把英文帶去美、亞、非、澳各大洲,又吸收許多外來字,來者不拒;不像法文有個法蘭西學院那樣的語言警察局,在擋外來字。種種因素加起來,英文字典才會起碼收字三十萬,法文字典卻過五萬五千字就很不錯。


 


我當年背字典,當然不是背三十萬或十五萬字。第一,望眼即知的不必背。知道poet是詩人,讀到poetics看前後文就知道是「詩學」。第二,專業名詞不必背。就算把melamine的中譯「三聚氰安」背下來也沒意義;但毒奶事件一爆發,讀到報導就有概念了。我也沒去記花草蟲魚的生字。統統扣除之後,對一個台灣的高中畢業生來說,應該只剩兩萬多字。講明白點,就是GRE、GMAT會考的那兩萬多字。以我當年已經在美國念五年書的程度,只要背幾千字即可,才只花一個暑假。


 


愛閱讀才會對生字有感情


 


許多家長讀到這裡一定會問:「難道我要鼓勵小孩先背生字,再去閱讀嗎?」當然不能。如果不先喜歡上閱讀,對生字怎可能有感情?你說是鼓勵,小孩卻覺得是嘮叨、是逼。被逼著背生字,一定會對英文倒盡胃口。不過,有旺盛的閱讀欲就不同了。當年我背字典,遇到許多常讀到卻沒查過的生字,就不時有「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」的欣喜:喔,原來這個字是這個意思!閱讀量不夠的話,怎可能欣喜?家長應該做的,還是要讓小孩先愛上閱讀。最好,是在伴讀時扮演一本開心的活字典,講解生字不要不耐煩,並在生活中找機會幫他複習。這樣,他將來就可能變得熱愛閱讀,搞不好熱愛到願意背字典的地步。

重陽補習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